武汉疫情关键阶段:将战“疫”进行到底
来源:武汉疫情关键阶段:将战“疫”进行到底发稿时间:2020-04-04 18:42:10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如果仔细观察美国官员们与公众的互动,很容易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疫情催生了美国社会的焦虑,大家会比平时更关注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州长们的表现,这给那些官员创造了更多在舆论中聚焦的机会。他们此时要做的不是认真推动一个非常有效而且有现实执行可能的抗疫决策,而是要判断自己露面时什么样的表现最能对得上公众的期待,有利于赢得支持。

那些做得最差的国家,美国肯定是其中之一。然而特朗普总统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不仅他,在抗疫搞得同样很差的英国,首相约翰逊的支持率升得更快。报道说,在10个“大型民主国家”,自疫情暴发以来,领导人的支持率平均上升了9个百分点。这是很大的增幅。

上述例子充分说明,与公众的沟通是多么重要。多给舆论一些空间,让那里容纳公众的更多真实情感和情绪,也让那里形成官民更多的有效交流,其所产生的最终效果很可能是对官民沟通的帮助大于对社会紧张的推升。实事求是地加以改进,塑造中国舆论场的建设性,这是一个紧迫的课题,也是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特朗普输掉了威斯康星州。”据美国《野兽日报》4月3日报道,一个支持民主党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美国桥”组织(American Bridge)正在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发起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新一轮攻击,开头那句话正是他们在威斯康星州投放的广告名。

在通知中,交通部还提到,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航空公司也曾被要求(向旅客)提供全额退款。对于当前情况,交通部表示:“尽管新冠肺炎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对航空旅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但航空公司对已取消或严重延误的航班向旅客退款的义务保持不变。”

根据美国选举法律,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可以较为直接地为某位竞选人加油助阵。2016年大选期间,民主党和共和党阵营内,不少候选人身后都有来自这类组织的支持。美媒称,尽管法律规定这些委员会是独立的,不能和它们支持的候选人竞选团队协调行动,但现实情况并非如此。

“近1000万人失业,数千人死亡......”该组织主席布拉德利说,“他(特朗普)不听取专家意见,散布虚假信息,而且仍然拒绝制定一项全国性方案来应对这种病毒......”

比如科莫州长可以说他从中国订购了1.7万台呼吸机,但是联邦政府与他竞争,削弱了他的计划。他通过指责联邦政府既推诿了自己当初没准备好现在也无力搞到呼吸机的责任,反而获得了很多纽约人以及全美受众的同情。联邦政府可以直接预测死亡人数或将达到10万到24万,把老百姓吓死了,然后特朗普总统再说,争取要把死亡人数压到10万以下,给了公众惊悸中的希望,这样一来,他的过错与责任瞬间蒸发掉了大部分,他反而成了很努力保护人民的好总统。

“特朗普让这场流行病变得更糟,我们正将这一信息直接传达给美国人。必须追究他的责任。“布拉德利说。

湖北在抗疫初期出了问题,造成了严重后果,必须追责。但是加上后期的表现,湖北整体上要比纽约州要强得多。湖北的人口是纽约州的三倍多,但是纽约州目前的死亡人数就已接近湖北了,到疫情结束,纽约州死亡的人数肯定是湖北的好几倍。事实摆在这里啊,湖北的错误,纽约全都犯了一遍,但湖北的很多官员已经按照正常逻辑黯然下台了,而且一度牵连了中国官方的整体形象。纽约州长科莫反而成了民主党新的政治明星。